第169章 我这该死的美貌_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
乐文小说网 >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> 第169章 我这该死的美貌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9章 我这该死的美貌

  崔韫是骑马来的。

  回去时,同沈婳她们一道坐马车。

  沈婳能察觉出驾车成贵的心惊胆战,毕竟车速比往常慢上一半。

  女娘靠在车厢上,丝毫不受半点影响。英勇的神态让崔绒羡慕。

  许是有她带头,崔绒得意的环着手,翘起二郎腿。被崔韫瞥了一眼后,又老老实实的坐正姿态。

  「你如今是真长本事了。好的不学,净学些坏的。」

  沈婳:??

  崔绒心虚,哭唧唧的将胖乎乎的手送过去。

  「二叔,轻些打。」

  崔韫本就是该打便打,该罚便罚的人。

  崔绒吃不了教训,回回说教后,改日又再犯,只有挨了打,知道疼了。才会安分几日。

  男子扬起戒尺,丝毫没有平素的纵容。

  还打拿下去,崔绒便是一抖。

  沈婳看在眼里:「哈!」

  她津津有味的看着。

  「啪」的一声,戒尺落下。

  崔绒吸气。

  崔韫:「下回还敢吗?」

  「不敢了不敢了。」

  「啪」又是一下。

  「知道错了吗?」

  「知道了知道了。」

  崔韫神色晦暗,他把人拉到身前。

  「这种事为何不同二叔说?是怕二叔护不住你?」

  崔绒摇头。

  「我自己能出气。」

  崔韫淡淡道:「那更是二叔之过。崔家女受了委屈,我却不知。」

  崔绒连忙又摇头。

  沈婳:嘁——

  两人对话间沈婳撩开车帘,探出半个脑袋目睹道馆愈来愈远。

  影一还留在那里。

  下一瞬,崔韫定定的看着沈婳,女娘侧脸温婉,迎着光线,勾着惊心动魄的柔美。

  沈婳察觉出不同寻常,莫名其妙又不可置信的抬起手点着自己的挺翘的鼻尖。

  「你不会也要打我吧。」

  崔韫仍旧定定的看着她。他冷着脸不怒自威的模样还是有些让沈婳怕的。

  他眼眸中是女娘读不懂的暗色:「今日是影五,又有影一掩护,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将人带到此处,若是中途出了意外,待如何?」

  这话自然是问沈婳的。

  沈婳这才了然。

  原来,将卫家兄弟送至此处,是崔韫默许的。

  他这种人,怎会默许这种事?

  也是,在守规矩的人,怕是得知此事,也会恼怒不虞。

  沈婳:「表哥的人,自然是信的过的。如何能出事?」

  崔韫简直被她这理所当然的劲儿气笑了。

  他呼吸如常:「你就不怕万一有个好歹。」

  沈婳想着崔韫不曾有嫡亲妹妹,府内的几个表姑娘他也不太上心。不免蹙眉。

  毕竟,她和薛疏月她们不一样!

  「真出了事……」

  她一顿。

  于是,沈婳语重心长的提点他:「你也该为我收拾烂摊子的。」

  崔韫沉默许久,一时无言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拧眉:「日后少生事。」

  漾漾表示做不到。

  她为难的摊了摊手:「可我忍不住啊。」

  「表哥可知人活着是为了什么?」

  崔韫:「……」

  沈婳:「为了好看!」

  崔韫:「……」

  她摸摸自己的脸,孤傲不群道:「我这该死的

  美貌,所以早就活够了。」

  崔韫忍无可忍:「把手伸出来。」

  「我阿爹都不罚我!」

  郁闷的崔绒一下子高兴了:「不行,怎么能就打我一人呢,错是两人一道犯的,二叔,就是她,我也不帮她瞒着了,就是她提议的如此的。」

  说着,她拉过沈婳的手,一把摆到崔韫面前。

  「快!抽她!」

  沈婳:???

  她一下子黑了脸。

  可却切实体会到被人管束,好似阿兄真的还在的滋味。

  念起旧事,她有些恍惚,甚至忘了抽手。

  就见戒尺落下。

  「啪」的一声。

  沈婳:「呜。」

  你是想把我打死,然后换个表妹么!

  她疼的咬唇,愤恨的盯着崔韫。刚要发作。

  「卫国公府大不如前,已有衰败之迹,可背靠四皇子。朝中势力错综复杂。我不是圣人,也有疏忽之处,若是你们二人出了事,我先该保谁?」

  「这种事自有我出面,何须你们犯险?」

  男人严厉的几句话,让沈婳的怒火消了一半。

  她揉着手心,都红了。

  她不高兴的坐到角落。

  来龙去脉崔韫已知晓。

  这些年,卫国公府的打算他又何尝不知。

  崔绒的脾气是他一手纵出来的,卫小公子又是卫国公府的嫡次子,脾气是不错,可却能次次忍着。

  无非是卫国公府打着联姻的算盘。

  崔韫一直没阻止卫小公子同崔绒交好,也绝非默认了此事。

  崔绒需要玩伴。

  有个任意揉捏打压还不肯还手的带着目的的跟班送上门,有何不可?

  待崔绒再大些,他便以男女有别断了交情。卫国公府又能如何?

  这可是卫国公府自愿为之,他从始至终都没逼着他们。

  那种话,八九不离十便是出自卫国公夫人之口,再被卫小公子听了去。

  卫国公夫人挑剔,心比天高。舍不得儿子在崔绒面前受罪,也便对此早生偏见。

  可她又舍不得放弃阳陵侯府。

  也只能私下说些不中听的话。

  崔韫仍旧是往日的肃肃清清。丝毫不提卫国公府。

  他到是没隐瞒:「阳陵侯府的人绝不会肆意生事,但绝不怕事。」

  崔韫这人会忍,对自身也狠。可却不容许旁人欺辱到侯府的人身上。便是半点也不行。

  他爬到这个位置,可不是贪恋权势,为了宫里那位鞠躬尽瘁的。

  他只说了这么一句,沈婳再要问,却如何也不说了。嘴严的仿若河蚌,如何也撬不开!

  不说便不说。

  沈婳不情不愿。

  「那我们这会儿回府吗?」

  崔韫收回视线,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糖道:「云想阁不去了?」

  「去!」

  沈婳:「去赴婚宴穿的衣裙都没买。」

  她又怕崔韫觉得麻烦,又不让了。也便很真诚的敷衍。

  「头一次见外祖他们,我得打扮好看些,总不能丢了表哥的脸。」

  沈婳接下来就在想,近些日子盛京最时兴的款式,她该买哪种料子,衣裙的颜色得决定不同的首饰款式。

  云雾绡,交织绫,素软缎,浮光锦,蜀锦。

  沈婳纠结。

  在这方面,她一向是不愿马虎的。

  崔韫垂眼:「你决定便好。」

  「重视些也未尝不可。

  」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xxlewen.com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xxlewen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